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屠龙者禁录
屠龙者禁录
『谁…』

  『是我』

  赛琳…我打开房门,让自己尽可能显得自然。

  『赛琳,你来做什么?』

  『嗯?怎么问的这么冰冷…你不希望我来吗?』『不…我的意思是,下午没有工作吗?最近纳卡斯兵器的订单应该增多了吧…』

  『嗯…西北方向似乎又出了事,最近事情太多,我感到有些害怕…』『…嗯…』

  正要开口,赛丽已扑到了我的怀里,她轻抬臻首,酒红色的眸子里尽是妩媚,朱唇轻启,随即似有索求的嘟起,这种时候又怎么能拒绝她?我轻轻吻下,便感受到了那主动探出的肉舌…交缠、吸吮,少妇的舌吻远别于蜜儿的青涩…我在想什么?明明吻着一个女人却想起了另一个…

  『…唔…我想要』

  『呃…』

  虽然这是一个不错的要求,但要怎么和她解释屋里床上的情况?思索间赛琳已经在解开我的衣服,怎么办?又不能在这状态拒绝她,但只要不进去应该就没问题吧…这样想着,赛琳的酥嫩手指已探入了我的衣服,她的朱唇开始主动吻上我的脖子,她发情了…像往常一样,每每看到这样的她,我都不禁有些嫉妒,她是只对我如此?还是和其他人时也曾这样?我想到了昆廷之前的话。

  『顺便一说那条母狗本来就不是我自己在用,就连看大门那个肥猪都能时不时扯着她的大奶子在那淫穴里射上一泡浓精,人尽可夫的婊子,纳卡斯的每个男人怕不是都肏过她的骚屄』

  他说的话里多少是真的?还只是单纯为了激怒我?赛琳此时解开了我的衣衫 ,火热的小嘴忘情的吻向我的胸膛,片刻的吮吸后她抬起那闪烁的眸子轻声道。

  『你闭上眼』

  『嗯?』

  『闭上眼,就一下』

  『哦…』

  闭上双眼,感受那纤细的五指从我的小腹一路上滑,最后停在了我的左胸口,慢慢的她的指尖传来似有似无的冰凉,是魔法?还只是我的错觉?因为赛琳并不会魔法,思考间,那微微的凉意猛然转化为刺心的疼痛,我猛睁开眼,却发现此刻面前的人并不是赛琳,而是琼。

  『你做什么?』

  『别担心,只是帮你解除第一层封印』

  我抬手试图阻止,但封印显然已被触发,熟悉的痛觉迅速穿过胸口,那是降低五感也无法缓解的疼痛…我向前去抓却被她抽身避开,身体因为疼痛踉跄的半跪到了地上,而与以往能量外泄时不同,这次的感觉更像是有什么在试图从封印那钻入我的身体,我困惑的望向琼身后的赛琳,她只是紧皱着眉头说道。

  『抱歉,事情必须如此』

  『为什么…』

  『我们需要你去吸引一下注意力』

  琼轻描淡写的说道。

  『可恶…赛琳,告诉我…从一开始你也在骗我吗?』『我真的很喜欢你,但事情必须如此,不要怪我,你会没事的』『可恶…告诉我真相…』

  『哼,女人可不喜欢死缠难打的男人,里面的女孩我要借来一用,如果你试着将矛头引向我们,我就杀了她,当然他们现在八成也不会相信你的话,所以我劝你躲的好一点』

  『可恶…不要碰她…还有…你对我做了什么?』『就像我说的,我只是帮你解除了第一层封印,如果你那么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一点,即使你再笨,现在也该清楚他们找我们来的理由了吧,他们给我们结下的这个封印分为两层,第一层就像其他人的那样,是为了单纯的压制魔龙的力量,而当这第一层解开后,封印并不会完全解除,而这第二层虽然也有压制龙血的作用,却又不完全相同,它舍弃了一部分压制作用来允许特定的灵体进入我们的身体,这样说你明白了吗?至少你应该能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该躲起来,不然自投罗网后可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

  说完琼抱起菲欧娜便转身离开了屋子,而赛琳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不要恨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更美好的未来』

  混蛋…我听过这个论调…可因努瓦特那家伙明明已经死了,不是吗?不过知道他计划的并非只有一人…此时想来确实还有一人从未出现在纳卡斯…主动设计奸淫玛瑞雅,甚至最后亲手用冰锥术杀死她的那个混蛋…霍尔·弥留斯,难道是他在背后控制着这一切?还是说这也都是魔龙独自策划的?疼痛不断的涌出,我的大脑开始无法思考,但这次的疼痛没有将我直接痛昏过去,却又让我只能颤抖的蜷缩在地上慢慢忍受,期待着这一切能够赶快过去。

  …

  『有人看到他朝自己小屋的方向来了来了』

  『小心点,既然他已经解除了封印,肯定不会坐以待毙,我们还不清楚他的真实实力』

  我远远躲在高处的小屋里,加强了视力与听觉,此时正有一只小队将我的临时住所围住,带头的则是冯恩与塞尔玛两位长老,看样子他们对我还真是重视呢…疼痛还未完全消停,但至少已能勉强自由活动,想到刚刚被魔龙骗去与杰斯特碰面,现在长老们八成认定我是破坏封印的幕后黑手了,该死的家伙,果然它的话一开始就不能信。

  『里面没人』

  破门而入的塞尔玛脸上带着愠怒走出了房间。

  『那小混蛋倒是藏得快!』

  『自然已经想到不会这么容易被我们抓到,但他现在解开封印,意味着已经不需要其他人了?』

  『我就说过,他来纳卡斯别有用心,赛琳看见他与控心师碰面就是最好的证据,现在想来,他一开始将修引去魔法学院,肯定就是为了凡恩姐妹的魔免能力,努哈斯猜的没错,魔龙找到了更合适的容器,一个可以复制多重觉醒之力的容器,这段时间他与赛琳关系密切,肯定也是为了她的火抗能力,就应该按我说的,一开始便把他抓起来,现在他显然已经集齐了复活所需要的所有条件』赛琳再一次出卖了我…该死,从无法读取她的记忆开始我就应该有所察觉,但肉欲与愤怒蒙蔽了我的双眼,此时塞尔玛长老的脸上也充满了怨气,无论她与因努瓦特有什么样的过节,显然已延续到了我的身上,但不需要其他人是什么意思?我虽然确实得到了莉卡的魔法免疫和赛琳的火焰抗性,但与两人的接触都完全是巧合,魔龙并未从中干预什么,至少我认为这些都是我自己的决定,而且如果魔龙真的不需要那么多容器,那它又在等什么?一开始又为什么让其他人察觉到容器的存在,而又为什么要我去阻止杰斯特,事情显然并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那具身体真的足以承受全部灵魂,依靠封印绝对无法再困住它,既然如此,就应该需要尽快解开其他几人的封印了,这样才能阻止它的计划』『所以控心师的潜入只是为了推迟我们再封印的计划?』『我看没错,如今两人已经碰头,下一步一定就是破坏水晶了,你去聚集其他人,我去找努哈斯,再封印已经不能再拖了,他必须做出选择了』『好』

  看着迅速分开的两人我陷入了思考,他们的猜测似乎是魔龙选定我做为了唯一的容器,我的「龙之心」可以复制其他人的觉醒之力来加强身体的承受能力,这样就可以完全容纳魔龙的灵魂?但问题是与莉卡和赛琳的接触并不是什么计划好的事,进入斯里兰德也完全只是巧合,加上刚刚琼所说的,她需要我吸引注意力,所以魔龙的真正计划又是什么?它诱导我去见杰斯特,但那时可能发生任何事,这也就意味着杰斯特并不是关键的棋子,我也一样,想要破坏水晶,一直在暗处的琼或是赛琳都足以完成,那它在等什么?

  『一个合适的契机』

  魔龙的话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难道…

  可恶,这样下去可能正中了魔龙的下怀,但我现在又能做什么?经过赛琳的事,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再相信谁,唯一与此无关的菲欧娜也被琼所抓,如果没有想错,魔龙还是需要其他几人封印的解除,但即便将这些告诉长老们,他们恐怕也仍会继续,现在我终于明白这一开始也是他们的计划,无论是魔龙的复活计划,又或是封印者们的再封印计划,这些封印水晶已经注定会被破坏,这也是为什么从第一处封印被破坏后,我没有听到封印者们试图修补或派人去阻止其他封印的破坏,他们唯一的行动便是派人寻找我们这些所谓的容器,也就是说,无论我做什么,都会成为他们中一方的牺牲品…该死!

  等等…如果魔龙和封印者们都需要按自己的计划进行,那如果在那之前封印被打破又会发生什么?一直以来我都想着去阻止魔龙的复活,但如果魔龙复活并不简单只是破坏封印,那也就意味着,如果封印在做好准备前被打破,魔龙的灵魂将无处容身,那么它会消失吗?彻底的…不过如果这么简单,一直以来封印者们为什么不这么做?难道是因为这该死的力量?想到封印水晶一开始存在的原因,就是因为如果最后一条龙死去,封印者们将无法再享用这份力量,所以双方才达成了约定…这群疯子,即使永世活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也要窥觑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吗?

  混蛋,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有些理解了因努瓦特试图逃离这里的理由,他们像是疯了,划地自牢只为了看守这虚无的力量,当然他也没能舍弃这一点,从一开始明明就有着一劳永逸的方法,我必须在其他人的封印解除前破坏最后一处水晶,但我会发生什么?现在纳卡斯中只有我的第一层封印被解除了,也就是说当水晶被破坏,魔龙全部的灵魂都会进入我的身体,那时,我可能会死…但如果我的猜测没错,自己却还有一线生机,毕竟他们也没有给我太多的选择,要么成为一具容器,要么成为一块会发光的石头。

  下定了决心,我小心的向广场方向隐蔽前进,而越靠近广场,这里的守备便明显加强了,之前搜寻杰斯特的魔免小队成员也分散在各处,莉卡与昆廷也在,那家伙仍旧一副恶心的样子在那说着什么,视线扫过广场的一侧,大长老与艾登、塞尔玛长老都已在场,修与伊芙也在,但他们似乎在争吵着什么,我同时加强了听觉。

  『爷爷,让我和伊芙解释』

  『呼,我知道了,虽然我也不愿意如此,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嗯,我明白,您也不用太自责,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伊芙的眼眶已溢出了泪花,大长老叹息着点点头,和两位长老离开了两人。

  『听我说伊芙,我必须这么做,为了纳卡斯,也为了你』『你胡说!我不要你这么做!为什么必须是你!我恨你们,为什么一直把我蒙在鼓里?为什么又要现在告诉我!』

  『是我的决定,你不要怪爷爷,你…还记得我们的父母吗?』听到父母,伊芙犹豫了一下,她摇了摇头。

  『他们与这些有什么关系?』

  『那时候你还小,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爷爷一直以来都告诉你,他们是因病去世的,但那时的事我还记得,在那次的事件之后,魔龙的封印被削弱了,它的力量发生了一次暴走,而那时它强行打开了父母身上的封印』『这怎么可能?封印不是没办法被解除吗』

  『一般的封印是这样,但我们大长老一系,却有着不同的封印,这也是爷爷后来告诉我的…』

  修告诉了伊芙关于七位勇者的事,而第一次听到的伊芙自然是一脸的震惊。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封印者们世代都留有七位特殊封印的人选,但随着安稳的日子一年年的过去,人们却不愿意再让自己的孩子去肩负这份风险,而在那次魔龙暴走时,也只剩我们大长老一系留有那个封印,所以父母就成为了那次事件的牺牲品』

  『你是说爸爸和妈妈…』

  『嗯,那件事之后,为了监视魔龙的一举一动,我主动要求爷爷解除自己身上的第一层封印,但爷爷每次都拒绝了我,直到我十二岁那年他才答应我,为了不被魔龙盅惑,作为代价我的身上同时结下了另一个封印去变相抑制魔龙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在那之后我变得不再有太多的情绪变化,而因为第一层封印的解除,我也得以看到了魔龙的精神领域,现在你明白我当时为什么不同意你一起前往卡瑟兰的原因了,那里的封印更加的薄弱,我害怕父母的事会在你身上重演』『竟然这样…所以那时候…你才阻止我杀仁?』『嗯,从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明白他是被魔龙选中的人,在他对那女孩做了那种事后,或许我当时就该杀死他,也不至于现在让他成了威胁着这一切的祸根,所以我必须这么做,至少还可以阻止他』

  原来这才是修没有杀我的原因?我甚至以为自己和他是朋友,至少在魔龙让我怀疑他前…这就是为什么修当时立刻为我结下了这特殊的封印,或者说,那时他已经选择杀死了我…

  『但我还是不想你这么做…既然你说大长老一系都留有这个封印,那让我和你一起!』

  『别胡闹,听我一次,不要再像上次那样发脾气,很久不和我说话,那样让我很难过』

  此时的伊芙脸上隐约闪过一丝愧疚,想到蜜儿之前所说的,那丫头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却让昆廷那家伙捡了便宜,而此时修的理由越是无私,伊芙心中的愧疚就越是沉重,这种时候又怎么叫她松手?

  『可…这不公平…呜,我不许你这么做…我现在就去把他揪出来!我们杀了他!』

  『那样你就会成为备选的容器,那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没了意义,就让哥哥这一次,好嘛?』

  『…呜…不…我不要…』

  听到伊芙的话,刚对她升起的那点怜悯也被憋了回来,魔龙的计划很成功,我已经成为了纳卡斯的公敌,既然如此我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抽出腰间泛着绿光的黑刃,想到的却是安娜与西莉娅,很可能无法遵守和她们的约定了,都是我的错,当初就该和她们一起走的,我似乎没有做过几个正确的决定,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我要经历这一切…看清众人的位置,这段时间作为棋子所积攒的愤怒全部化作能量聚上了兵器,我只有这一次机会!

  『小心!』

  『他来了!』

  当警告的声音喊起时我已冲出数十米,最前方的几人仍未反应过来便已被略在了身后,灌注全部能量的风行让密闭的空间都产生了呼呼的烈风,下一秒昆廷闪现在了我的面前,即便我速度再快自然也赶不上他瞬移的能力,双手挥刃,这一刻似乎让他等了太久,我自然也做好了被阻碍的准备,谁知道纳卡斯中还有多少瞬移的能力者,早已默念好的雷击从周身迸发,昆廷明显一惊,挥刃的同时消失在了我的面前,再次出现却已被甩在了身后数米,无暇去看他脸上扭曲的愤怒,艾登长老已迎面冲来。

  『有趣!是用了什么附魔道具吗?但在老夫的面前看你要如何应对』艾登的能力和凡恩姐弟一样都是魔免,雷击自然已起不到丝毫作用,但既然没有意外的觉醒之力我也不用太过顾虑,全力的一斩在空中挥出扭曲的冲击之刃,与此同时我的背后感到了人的气息,扰人的苍蝇!

  『滚开!』

  强烈的雷电由愤怒瞬时产生,昆廷此时已离我太近,嗞嗞作响的电流在他再次瞬移前已缠上了他的弯刃,下一个引雷同时轰出,向着空中消失的目标蜿蜒追去,前方的艾登用手中的拳套硬接下了那一波冲击,扭曲的烟气后是他明显兴奋的表情。

  『不错!看拳!』

  凌厉的一拳夹杂着呼啸的能量直冲我面门而来,因为此时我仍是前冲的动作,以至于对方的拳实在太快,若不是我之前见过同样的招式,这一秒怕已被打穿头骨,托蜜儿的福我转身回避,风行停顿的同时用出魔法的瞬移,虽然比不上觉醒之力,但即便如此也让艾登出乎了意料,下一秒我离水晶已仅有数米,再次风行挥刃,但眼前却出现了奇怪的现象,水晶与我的距离并没有更加靠近,一秒…两秒…仍没有靠近…我猛然发现自己侧方不远处的两人竟停在了冲来的半空,仿佛就像是…时间停滞了。

  有人竟然可以将时间停住?不…并不是,很快我发现远处的人仍在向这边靠近,而只有我周边数米内的人产生了诡异的停滞,而仔细观察我们却又不是完全的静止着,空中的那人仔细看去,似乎有着反复落下而产生的微妙抖动…就像是有什么正不断将他拉回原来的位置,我试着挥动手臂,果然在挥出的同时可以感觉到自己力量的走向,但不知为何下一秒我的手臂却仍在原处。

  『狂妄的男孩,你真以为自己能够从正面突破我们?即使在我们知道了你会来以后?不是你太过狂妄,就是太过愚蠢,但我想你应该并不是后者,毕竟你一路走到了这里』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虽然知道自己会备受阻挠,却没想到大长老竟有如此变态的觉醒之力,介于目前我所知道的,努哈斯的能力应该与直系血脉的修为同一类的瞬移,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你不会认为自己还可以从我的手下挣开?我承认你的能力非常出色,但无论你能复制多少种能力,也无法复制他人的经验,就当是你最后的一课吧』可恶…这种关头竟然还对我说教,但他的能力似乎仍是瞬移没错,片刻的感知下我慢慢有所察觉,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在不断的被传送回刚刚的位置,而从周围几人的反应来看,他的能力并不需要接触我,但却也只能以范围的形势发动,所以至少其他人暂时也无法接近我,只要他解除能力我便可以同时反击,只是问题是,我没有时间可以跟他耗着…但既然无法移动,心中的咒语便再次吟唱,不起眼的闪烁冰晶在努哈斯的脚下飘起,只要松懈一瞬,我便可以破坏水晶!就在冰晶正要凝结成刺,艾登却先一步站在了他的身边。

  『果然没错,我原以为是自己看漏了你使用附魔物品的瞬间,但另一个猜测果然更加有趣,你竟真的可以同时使用两种能量,可惜你暴露的太早了些,作为一个杰出的孩子我为他感到高兴,但现在的你对纳卡斯来说,太危险了』而与此同时,另外几人也被冯恩带了过来,几人看到广场中间这剑拔弩张的一幕都露出了明显的疑惑。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会静止在那?大家都没事吗?』天真的铁匠学徒加比问道,冯恩长老走到他面前,原以为会获得的答案被袭去的五指所代替,他吃痛一声跪到了地上,还不等抬头质问,解印的撕扯感立刻让他痛苦的蜷缩到地上,其他几人也来不及反应同样被悉数击中,琼也蜷缩在那,至少她那真实的痛苦表情让我好受了一些,不过菲欧娜在哪?赛琳在看着她?如果只有赛琳的话,菲欧娜或许能摆脱困境,但此时容不得将希望寄在她的身上了,我必须找到摆脱这困境的方法,不然一切都太晚了…我试着使用瞬移,但不同于冰刺的释放,身体在瞬出的同时仍旧会被那无形之力拉回原位…这该死的能力难道没有破解的办法?

  『哼!无法再嚣张了吗?』

  昆廷一脸愤怒的出现在我一侧的不远处,他的大片衣服被雷电击成焦灼的黑色,若不是魔血的快速愈合,他的身上也应有了大面积的烧伤,而看着他扭曲的表情,一个想法浮现出来。

  『昆儿,不要冲动,你知道大长老的能力,现在的你什么都做不了』冯恩「劝解」着经过了自己那仍在愤怒中的儿子,之后也站到了努哈斯的一旁。

  『他们的解印都已完成,只剩下…』

  『我明白』

  两人自然的看向了修,而修也知道时机已到,他点点头,身旁的两人拉开了仍在劝阻他的伊芙。

  『抱歉,原谅我』

  『哥!别那么做!你这么做我不会原谅你的!』修没再犹豫,他将五指放在自己胸前的封印处,自己将久违的感受到那些复杂的情绪,即便只剩下短暂的时间,但正要施力时他突然脸色一变,因为此时昆廷竟主动走进了大长老的「停滞」范围,更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

  『昆儿!你做什么?』

  『你说我什么都做不了,但您错了,您小瞧了我同样是短距的传送能力,我的频率虽然达不到努哈斯大长老那么娴熟,但这次你错了!而你知道这个混蛋刚刚跟我说什么吗?』

  『无论他说了什么,不要受他的盅惑!回来!』『他说妹妹的病情,是由于当年魔龙的暴走,你们本该直接消灭它,但你们没有,而是选择了强行加倍封印的力量,是这样吗?』『不要听他胡说,快出来!』

  『但为什么我记得,那件事后的两年里,确实有很多孩子陆续都生了病?就像他说的是真的,是过重的封印给妹妹的身体带来了原本没有的负荷,是这样吗?』『…动动你的脑子!他在利用你!』

  『为什么不直接否定?父亲!你说过纳卡斯中没有治愈她的方法不是吗!你说过那是妹妹天生虚弱的原因不是吗?但如果那时候魔龙被消灭了,妹妹也不会每天那么痛苦了!最后她离开时的表情你还记得吗?她那么痛苦,却为了不暴露族人每天都要劝慰我!告诉我!他在撒谎!你们没有为了这该死的力量害死妹妹!』『他在撒谎…你这个愚蠢的儿子,听听你自己,艾蒂都比你坚强,振作一点!』『那既然如此我更应该杀了他!我决不允许其他人用妹妹的性命来说谎』『蠢货!你不能杀他!想清楚他为什么那么做!』没错,我说了谎,我并不知道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从修之前对伊芙的话里我得知了魔龙的暴走,直觉告诉我那件事与十五年前的因努瓦特有关,更晚的话伊芙应该也会有所记忆,而昆廷比修还要大上三四岁,这与之前在他记忆中看到的年纪接近,但无论是不是魔龙导致了他妹妹的病情,害死她的却绝对是封印者们对力量的坚守,所以我利用了这点,我并不确定昆廷真的还会如此在乎,但这也是孤注一掷,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因为就在水晶的另一边,两个熟悉的身影正借助其他封印者的掩护伫立在前,刚刚的雷击将多数魔免的能力者吸引了过来,男人则得以低声吟唱着那有些耳熟的咒语,所有人的视线此时都被昆廷的行动所吸引,冯恩无法喊出理由,但修仍旧已明白其中的原由,如果昆廷杀了我,那就代表容器只剩下六人,那样就必须也解开伊芙身上的封印,而修显然不希望如此,果然他已停下了解封的动作,同时对努哈斯说道。

  『爷爷,停下!必须阻止他!』

  『现在告诉我,杂种,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妹妹的事!是赛琳那个婊子吗?』『你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一直清楚,只不过你太懦弱,不敢去质问你的父亲,所以才送你的妹妹白白去死』

  此刻我终于明白魔龙为什么一直在给我看那些关于母亲的记忆,它需要在我心里埋下恨的种子,就像此刻我对昆廷所做的,事实有多少是真的其实已不再重要,哪怕只有片刻的真实,就足以触发自己想要的情绪并加以利用。

  『混蛋!我杀了你!』

  昆廷抬起弯刃迅速向我逼来,而我此时确实什么也做不了,就像我说的,孤注一掷…眼看利刃即将刺入我的视线,而在同一瞬间身体的异样感也突然消失,我连忙瞬移而退,昆廷的攻击让我错过了水晶的最佳破坏时机,但至少保住了眼睛,既然杰斯特已在转移封印,那我只需要替他争取足够的时间就可以了,没想到到头来自己竟会主动去帮他,昆廷再次向我冲来,却被传送过去的修一把拉住了手腕。

  『住手!』

  『滚开!』

  『你这样会害了伊芙』

  『哼,我叫你滚开!』

  昆廷转刃划向修,却被修也抓住了另一只手。

  『昆廷你疯了?!在这种关系到所有封印者的时候!』『封印者…封印者!都是为了你们!我妹妹才死的不是吗?告诉我,你又在守护什么?』

  『逆子!放下你的武器!』

  昆廷怒目瞪向仍抓着他的修,冷笑道。

  『你以为你的奉献很伟大吗?你以为自己在保护什么重要的爱人吗?还被蒙在鼓里的蠢货!你知道伊芙当时在我胯下主动扭得有多骚吗?你知道她在向我抱怨你时,又是用多么下贱的表情嘬着我的屌的吗?就是这样!让我看到你的愤怒,你这个面瘫的家伙!』

  昆廷用头猛地撞向修,而他则硬吃下了这一击,两人激烈对峙的同时大长老也同时再次向我发动「停滞」的能力,因为不知道具体的范围,也无法判断他的进攻时机,我只能连续的用风行与瞬移快速切换,以此来扰乱他对我落脚点的判断,但也因为大长老的攻击反而让其他人无法贸然接近我,而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围绕在我和昆廷之间时,广场上的光线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本明亮的水晶光芒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暗淡下去,这时所有人才警觉到事态的严重。

  『在哪?是谁?』

  『怎么回事?』

  『在那!』

  『可恶!是控心师!』

  『快阻止他!』

  迅速冲上的众人与数名被控制的封印者瞬间发生了碰撞,大长老此时也明白了我的打算,他连忙改向杰斯特发动能力,而我则趁机冲到了他的背后,利刃瞬间抵上了他的腰椎。

  『你猜怎么着?这次我还真站在他的那边,所以再动一下,不要怪我下手无情』

  『你以为用老夫的性命就可以威胁我?你果然与你的父亲一样目光短浅,愚蠢的男孩』

  『…』

  就在他仍抬手要去阻止杰斯特时,艾登长老已先一步冲到了杰斯特的身旁,汇聚了全力的一击瞬间轰向男人的腰腹,一旁的尤娜张嘴怒吼,传来的,却是慌张而尖锐的惊叫…

  『不!』

  没有刺耳锋利的嘶鸣、没有扭曲震动的声波,全无防备的杰斯特被这一拳轰飞数十米,鲜血化作红雾在空中炸开,尤娜满脸的不可置信,在自己最需要那该死的诅咒时它竟消失了…她慌忙跑向瘫倒在地的杰斯特,艾登用魔免解除了周围几人的控制,随后再次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杰斯特躺在尤娜的怀里,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嘴中不断涌出,尤娜的光疗术也没有带来任何好转的迹象,艾登那一拳威力竟然如此之大…甚至连魔血的自愈都无能为力?想到刚刚冲自己脸上来的那一拳,若是没躲过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他的血没有止住?卢卡…和我一起…』杰斯特的眼神此时已变得有些涣散,他吃力的抬起手,轻抚着尤娜的脸颊,嘴角微微的翘起。

  『你的声音…好怀念…我答应过你,记得吗?』『嗯,我记得,你做到了…呜…坚持住,到底为什么…你伤到了哪?为什么没有在自愈…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救救他…求你!』『我的那一拳虽然足以震碎他的五脏六腑,但真正的致命伤,却是你们自己造成的,现在你也应该感觉到了吧,小姑娘,我们的力量正在聚向其他的地方,是他体内能量的涌动让自己的身体已顾不上去自愈』艾登抬头看了看越发暗淡的水晶。

  『看看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在水晶完全暗下的同时,我也失去了对体内能量运转的控制,好在其他人也是如此,所有封印者在这一刻都无法发动任何的攻击,甚至连移动都寸步难行,体内的能量流动在不断的加速,众人的视线自然集中到了我的身上,但我也只是感到了能量的穿梭,并没有所谓灵魂灌注的感觉,所以这意味着我成功了?

  『你们可能不信,但我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复活魔龙,我所做的只是为了彻底的杀死它,你们应该感到庆幸,至少这样就不用继续躲在这个洞穴里苟延残喘了』我的话让大长老脸色变得无比阴沉,似乎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他接下来的话让却我一愣。

  『愚蠢的男孩,你以为这是魔龙能量消散的症状?不…它们在流向某处…但如果不是你,那又是谁?』

  我吃惊的望向琼,她的脸上漏出了难掩的喜色,果然…我的猜测是对的,只不过没想到直接破除水晶竟也没能阻止魔龙,但如果它在等的契机不是我们七人封印的解除,那它一直以来在等什么?此时一个快速移动的身影瞬间吸引了众人的视线,魔龙出现了?不…是菲欧娜,此时她显然刚摆脱了赛琳的控制,看着静止的众人她满脸疑惑,在前进了两步后双瞳一颤,视线扫到了水晶一侧仍在抽声哭泣的尤娜,她缓步靠近,朱唇微颤,自己那日夜期盼希望能够手刃的仇人,此时却已失去了生气,男人惨淡的脸上却带着一副满足的笑容,就这样静静的逝去在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怀里。

  『为什么…』

  菲欧娜愣在了那,她并没有感觉到复仇的快感,反而一种莫名的空虚涌上了心头。

  『为什么就这样轻易地死掉了…』

  尤娜伤心欲绝的抬起头,她看着菲欧娜,眼泪再次哗哗的涌出,刚刚恢复的声音已变的沙哑无比。

  『杀死摩尔先生的不是卢克…是我,一直是我,杀了我吧,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些,杀了我…呜…』

  『你…在说什么?』

  『是我害死了摩尔先生…我的失控…我的声音…现在卢克也因为我…呜…这不是我想要的…为什么留下我自己…杀了我吧…至少这是我可以为你做的…杀了我…』

  『你…究竟在说什么…』

  尤娜正要张口,猛然扩散的能量让她浑身一颤,除了菲欧娜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巨大的异变,原本流动的能量戛然而止,震耳欲聋的嗡鸣声轰然在脑海中炸开,声音并未持续太久,原本暗淡的水晶此时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昏暗的洞穴第一次仿佛如同置身烈日之下,白昼紧接着被血色所替代,一道明亮的鲜红光柱从水晶直冲洞顶,那…不只是光,巨大的能量冲击产生了强烈的气流,我与众人一样都被压迫的连连后退…同时洞顶开始崩塌,尘土与落石飞扬起舞,虽然身体渐渐恢复了控制,但混乱的状况下不时传来人们的惨叫,光柱在持续数秒后消散暗去,但崩塌与奔逃仍在继续,没了冲击的掩护,落石反而更加密集和硕大,我抬起头,浓厚的沙尘之上正有久违的光线透射而下,刚刚的冲击显然是直接打通到了地表之上。

  混乱持续了数十分钟,很快人们发现自己的能量逐渐恢复,法师们架起了元素屏障,武者们则救起身边的伤员,我无力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大长老此时经过我的面前,他看看我,已没有了继续攻击我的打算,也没了那个必要,倒是塞尔玛长老再次气势汹汹的向我走来,却被大长老拦住了。

  『我们都被魔龙利用了,容器一开始就不在他们七人之中,所以我们阻止他成功与否都只是徒劳,现在比起他,有更大的麻烦在等着我们…』『萨德狄奥斯…如果容器不在他们之中,那是谁?修并没有感知到其他容器的存在不是吗?我们也一直没有发现其他的封印缺口』大长老虚无的摇了摇头,他显然对这个问题也没有答案。

  『因为从一开始…容器的人选就在纳卡斯之中,而且是你们亲手创造的』我的话让几人同时看向我,塞尔玛愤怒地说道。

  『你说我们创造了魔龙的容器?而自己却不知道?你已经疯掉了吗?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和你那该死的父亲!』

  『他说的没错』

  女人明亮的声音从还未散去的沙尘后传来,一个黑影同时从中飞掷而来,塞尔玛挥杖挡下,异物砸在地上滚动了两圈后让众人脸色一沉,那竟是拜恩斯长老血淋淋的头颅,这更确定了我之前的猜测,随着人影的越发靠近,塞尔玛长老吃惊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玛…玛瑞雅?』

  『哦?你还记得自己爱徒的名字』

  母亲…不,魔龙从沙尘中缓步走出,它果然使用了那具躯体…此时的她恢复了记忆中的生气,但也已与记忆中不同,她的眸子不再是湛蓝的天空之色,取而代之的是犹如翻滚燃烧的血红、她的长发依旧乌黑,但左颊的长鬓同样被血色所浸染、她的气质也不再是那温文尔雅的恬静,恐怖凌厉的傲人气场正源源不断的从她的身体散发而出。

  『这就是你所谓的复活…我以为你说过,只有渺小的物种才会用谎言武装自己』

  『我并没有对你说谎,我拥有你母亲的全部记忆,现在也拥有了她的躯体,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就是玛瑞雅,你可以问问你脚边的那个男人,他看到我时有多么的开心』

  『即便我想,他也没法回答了』

  『呵呵,是呢,他不该用那脏手去碰我,就像我说的,我拥有你母亲的全部记忆,而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你是如何办到的?灵魂本应该分散到其他几人的身上』大长老向前走出一步,能量的涌动连站在一旁的我也可以感受到。

  『就像某个男人曾说过的,你们太过迂腐,不思进取,同样的封印却觉得可以困住我两次?拜恩斯虽然疯癫,但他的知识还在,发现那封印的漏洞并不是太难的事,剩下的,就只是一些跑腿的活罢了,现在我的心情不错,有什么疑问,在你们死前我都会一一解答』

  『就是你…杀死了我的父母』

  修此时从一旁走出,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边,众人警觉的向这边包围靠拢,却也不敢贸然发动攻击。

  『哦,修,我忠实的窥视者,多亏了你,我才如此轻易的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一切』

  『你在胡说什么?』

  『是你发现了仁,不是吗?从他喝下龙血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他将是一颗最重要的棋子,要知道玛瑞雅已死掉太久,虽然她的身体保存完好,但她体内的「龙之心」,你们是这样称呼的对吧,这个能力却早已陷入了沉睡,而我需要将它再次激活,这原本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直到这个男孩的出现替我省下了许多麻烦,所以我便让你看到了他,我知道你不会放弃这个报复我的机会,而你也是那么做的,将他变成另一次封印我的机会,所以按照你的想法,我让你看到了其他几位「选定的容器」,而你也很好的将这个想法传达给了那几个小家伙,我是说,老家伙』

  原来这才是魔龙所谓的契机…它一开始便不需要所谓的七具容器,多年来它利用拜恩斯的试验不断的改造玛瑞雅的封印,这样它的灵魂便可以直接绕过我们其他几人,而之后它仅需要激活玛瑞雅的龙之心去容纳它,也就是让我与母亲同处一室…所以在拜恩斯召见我的那一刻,它已经拥有了自己所需要的一切,其他的,都只是它为了转移视线所设下的假象…

  『你是说,我这么多年压抑的感情,所有的恨,所有的爱,都失去的毫无意义?』

  『那只是你们窥觑我族力量的代价,你的感情?可笑的种族,你们又残杀了我多少的同伴?哦,不,你们杀掉了除我之外的所有同伴,现在却在我面前谈失去吗?我给你们机会去了解自己的愚蠢,是因为这一切实在太过好笑,可悲而渺小的物种,稍稍挑拨就迫不及待的要将对方置于死地』『既然如此,还在等什么!』

  努哈斯大喝一声,双手抬起的同时,魔龙周边飘散的沙尘瞬间停滞,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方形空间,魔龙的脸上此时却露出笑意,下一秒她出现在了努哈斯的面前,年迈的老者被她单手扼住喉咙高高举起,塞尔玛挥杖直击,此时魔法对它来说显然没有丝毫的意义,木杖在撞上魔龙后怦然断裂,魔龙甚至没有看她一眼,单手挥出,塞尔玛长老猛退一步,脖颈之上却已露出一条鲜红的丝线,丝线随后化作喷涌的血河,看着瘫倒在地的塞尔玛,艾登轰拳直上,原以为仍会硬接的魔龙却侧身闪过,抬腿一瞬便将艾登踢飞出去,一口老血吐到了地上。

  『饶你一命你就应该感恩,再试图攻击我,我也会杀了你』魔龙冷漠的环顾众人,手中依旧提着奋力挣扎的大长老。

  『你们应该认识到自己的愚蠢,比起你们的祖先,现在的你们对我龙族能力的利用简直微不足道,即便所有人同时攻击,你们也不过是一群任我随意碾压的蝼蚁』

  若隐若现的龙甲在玛瑞雅的玉臂上浮现,这是我在之前记忆中看过的,而不同的是在那麟甲之下,开始慢慢透出明亮的火红,大长老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脖颈间冒出嗤嗤作响的白烟,修喊道。

  『放开我爷爷!』

  他径直冲向两人,佯做攻击的同时一把抓住了努哈斯,下一秒他明显一愣,被魔龙挥手甩到了一侧。

  『还觉得自己可以利用我的能力来对付我吗?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能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大长老的挣扎越发强烈,他的双眼猛睁,嘴巴大张,片刻间那双瞳与口中竟也透出了火红的光亮,就像此刻有着炽热的烈焰在他体内熊熊燃烧,他双手猛的抓向玛瑞雅的臻首,而她只是冷漠的凝视着他,正要开口间大长老发出了最后的怒吼。

  『那就与老夫同归于尽吧!』

  努哈斯的手上,不,应该是全身都迅速被密集的符文所覆盖,那些咒印如同活过来一般,顺着那苍老的手臂迅速向魔龙蜿蜒游走,魔龙明显也是一惊,但不知为何她这次却无法动弹分毫,只能任由那符文渐渐缠绕其身。

  『死到临头还想封印我吗?琼!』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看到了希望时,不知从何而出的琼如箭急下,锋利的匕首将大长老的手臂瞬间斩断,整齐的切口甚至没来得及溢出鲜血,魔龙狂笑,下一秒那手臂的断处涌出的却是浓烟与火舌,一瞬之间,整具身体已被烈焰所吞噬,挣扎扭动的躯体发出可怖的悲鸣。

  『爷爷!』

  『大长老!』

  『这就是你们的下场!要怪就怪你们自己的贪婪!』魔龙随手扔掉了那被焚至焦黑的残骸,烈焰烧去了她之前随便穿上的衣服,但其下露出的,却是被那隐现麟甲所覆盖全身的玲珑娇躯,她双目血红,甚至发出了明亮的光芒,一步踏出,玉足的四周迸发出火星与烟气,所触之物则瞬间被火舌舔舐并吞噬,这就是魔龙的真正力量…所有人都感到了那扑面而来的热气与恐惧,如果这还是它被捆束在人体内的力量,难以想象当年的封印者们是如何杀死一条真正的龙的…

  就在所有人以为将要大难临头时,魔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她抬头望向高高的洞顶,秀眉微皱,随即接过了琼递过来的一席红衣。

  『看样子算你们走运,在我回来杀死你们之前,继续活在恐惧与逃亡中吧』说完这句,魔龙与琼便消失在了原地,修与伊芙跪在大长老的残骸前,他抬头看看我,随后又垂下了头,显然魔龙刚刚的话让他已无法再将怨恨施加到我身上,他所痛恨的这一切,到头来却全是自己引起的,我抬头望向刚刚魔龙凝视的地方,那里正传来众多的脚步声,是谁?魔龙竟会因为他们主动放弃这将封印者全部剿杀殆尽的机会,菲欧娜此时走到了我的身旁,她看着我,眼神空洞而失落。

  『这就是为什么你之前告诉我…我父亲的死只是个意外?』『…嗯…』

  『这不公平…我怨恨了这么多年的凶手,到头来却什么都不是,而那个女人…她也只是个可怜的人…那么,我又该去怨谁?这…不公平…』菲欧娜的眼眶渐渐湿润,我无奈的回头看了眼尤娜,她依旧目光呆滞的怀抱着杰斯特的尸体,两人的身上覆满了厚厚的土,她甚至没有在崩塌时躲避,突然发生了太多,我此时也无力去安慰菲欧娜,环顾周围,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安与惶恐,魔龙复活了…三位长老死了…纳卡斯被破开了大洞,这里已不再安全,先前的能量冲击势必会引来无数的危险,就像魔龙说的,活在恐惧与逃亡中吧,还有什么会更糟的?

  就在众人这么认为时,一个声音从上方响起。

  『下面的封印者们听着,你们违背了我们之间的契约,我现奉命将你们带回琉云国接受审判,不要认为龙族的能力能够帮到你们,徒劳抵抗只会带来流血与死亡』

  ……

  【完】